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百态 >

唐山部分关停钢厂死灰复燃

随后,《华夏时报》记者前往丰润区小屯村,看到多个钢厂厂区空无一人,钢厂大门紧闭,厂内偶尔一两个工人在走动,不时看到几辆大货车下货或装货。小屯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小钢厂白天几乎不开工,都是深夜才开工,深夜这里变得十分忙碌,浓烟四起。
 
  据村民反映,小屯村盘踞着大大小小四五十家钢厂,这些钢厂多为当地村民自办。有的是几百人的小厂,有的甚至是几个人的家庭作坊,也有几家上万职工的大型钢厂。
 
  在丰润区城区周边的公路上,总会看见一辆辆装满货物的货车呼啸而过。当地村民反映,前几年钢市好的时候,一到晚上村口的主路上就排满了拉货的大卡车,一堵就是数十个小时。
 
  让记者记忆犹新的是,当火车驶入唐山范围后就会看到火车道两侧大山深处很多新鲜的采石场,山头、山坡被削去一大片,印痕清晰。乘坐火车的唐山本地人说,这些采石场采完石头就地粉碎,晚上就有很多加长大货车鱼贯而来抢运石料,然后运到周边乡村的钢铁厂、水泥厂去。
 
  关停不及产能2%
“如果我所在的钢铁厂倒闭了,就意味着我23年来谋生的本领被否定,那再想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就难了。”7月5日,唐山一家民企钢厂职工谷旺达对着《华夏时报》记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1989年从技校毕业,在唐山一家国有钢铁企业工作了10年,5年前加入现在的这家民营钢企。”谷旺达说。如果这家钢厂倒闭了,他的再就业之路将变得十分坎坷。
 
  《华夏时报》记者在唐山采访到多位正在上班的钢厂工人,他们的说法基本差不多,“宁愿工资低一点,也不要失业”。而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钢铁去产能的焦灼与阵痛刚刚开始在唐山的大街小巷蔓延。
 
  白天停工晚上开工
 
  从唐山北站出发,驶向102国道,十多分钟之后,便能看到道路右侧的一家大型钢铁厂,很多大小不等的烟囱高高矗立着,一根细高的烟囱正往外冒着白烟。“那是唐山某钢铁有限公司,冒烟表明正在炼钢,至少有一条生产线正在作业。”出租司机周晓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排放的是白烟说明是经过除尘后的,不然就会冒黑烟。
 
  据悉,目前某钢铁有上万名工人。“这些民营钢厂一般白天不生产,晚上会偷偷开工,要是晚上来看的话,那些烟绝对是一坨一坨的,跟大雾天一样。”周晓明10年前也曾是一名钢厂工人,据他介绍,像这样的钢厂在唐山随处可见。
 
  某钢厂位于距离唐山北站大约六七公里的唐山丰润区七树庄镇沙河铺村,那里是丰润区很多民营钢铁厂的大本营,附近大小盘踞着30多家钢厂,其间还夹着几家水泥厂,交错分布。
 
  102国道穿村而过,这条国道上往返的大货车川流不息,将公路折腾得坑坑洼洼,时不时扬起滚滚烟尘,将出租车掩埋其中。
 
  
  “生产就赔钱,不生产更赔钱。”唐山市某钢企负责人无奈地说,在市场不景气及环保的双重压力之下,整个钢铁业的处境非常困难,他所在的钢厂只能勉强维持工人工资。记者走访了解到,丰润区的钢企超过110多家,至今已彻底倒闭的不在少数,盈利的更是凤毛麟角。
 
  “小型钢企处境困难,大型钢企同样不容乐观。”唐山当地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说,目前个别企业有所盈利,但全行业仍处于亏损之中。
 
  这是一场拉锯战。2010年工信部公布的淘汰落后炼铁产能的企业名单里,33家河北企业中,唐山就占了20家,主要涉及钢厂和水泥厂。据悉,河北省是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省,粗钢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而唐山又占了河北省的五成左右。
 
  日前,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安赛乐米塔尔驻中国东方首席代表史悠能表示,全球钢铁行业需求每年只增长5%,产能每年却增长30%,因此钢铁行业严重产能过剩普遍存在。
 
  中央政府多次承诺要化解这个问题。单单在钢铁行业,中央今年就曾宣布,至2020年计划削减至多1.5亿吨的钢铁产能。但现实问题则是,即便是关掉最有问题的工厂也困难重重。此前有报道提及的数据是,去年中国永久关闭的钢铁厂不及整体钢铁产能的2%,而记者尚未获得最新的钢厂关闭数据。


本文来源;唐山新闻网http://www.ts0315.net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7-11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