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百态 >

相伴32年敞敞亮亮过日子唐山大地震截瘫夫妇

杨玉芳和高志宏分别从唐山化工局医院、东矿区林西疗养院转至截瘫疗养院。“进去一看,原来这么多人都和我们一样瘫了,在里面,才觉得大家是平等的。”杨玉芳回忆。
 
  而高志宏成了人们口中的“被砸瘫了的大学生”,她和同样截瘫的母亲共住一个病房,干部家庭出身的高志宏一股子书卷气,明眸皓齿。时不时有人到门口瞟一眼这位那个年代稀缺的大学生。
 
  好奇的人里也包括杨玉芳,“我从小就喜欢有文化的人”。
 
  疗养院的走廊拢音,杨玉芳时不时扶着电动车锻炼时,在高志宏所在的47号房外唱歌,“枫叶飘,枫枝摇,枫叶不知飘何处?枫枝摇过折断腰。”高志宏觉得,歌词里讲的是折断腰的自己。
 
  经历了地震,又遭受身残家破,截瘫伤员间比常人更易理解沟通。都喜欢文学、朗诵的杨玉芳、高志宏二人经常一聊大半天。
 
  一场地震让高志宏原本分配在秦皇岛的工作丢了,杨玉芳帮她写说明表述情况,带着高志宏去找唐山市人事局。几公里的路程,两个人坐着手摇轮椅,高志宏力气小,摇得异常费劲儿。杨玉芳用力手推后靠背,将高志宏推出一段路程,自己手摇着轮椅赶上,再推着高志宏向前,依此反复。每个星期,高志宏至少找人事局反映1-2次,每一次杨玉芳都陪着。
高志宏在坍塌的房盖上躺了两天两夜。一到夜晚,断了电的唐山漆黑得瘆人。“妈妈、弟弟,你们在哪儿?”她看不到,伸手摸索着。睡在一旁的弟弟按住了她的手,“姐,在这儿。”
 
  7月30日,军队进城,伤员渐渐被运出了唐山,前往各地治疗。31日,杨玉芳乘伤员专列前往江苏省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救治。高志宏也被送上了前往江苏徐州的车。
 
  31日晚的徐州火车站灯火通明,运送唐山伤员的专列一停,徐州各处医护人员就开始“抢”伤员进行救治。高志宏的衣服上有个红牌,上面被唐山玉田赤脚医生写了“危重”两个字,她最先被徐州铁路医院“抢”去救治。“当时我还觉得好笑,我除了腰疼,身上哪都没破,意识也清楚,怎么就危重了?”高志宏的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当时她只知道自己:胸12、腰1、腰2脊柱粉碎性骨折,不锈钢板植入体内固定脊椎。
 
  几个月后,高志宏依然在病床上无法起身,她从护士口中听到了“截瘫病人”,心里明白了。
 
  相处多年的男友来看高志宏,推着轮椅和她晒太阳。“咱俩要是看电影,我走路进去,你轮椅进去,多难看呀。”两人一起买了只雪花梨,切开两半,在病房分着吃。高志宏知道“分梨”的意思,性子倔的她只说了句:“这梨真甜”。
 
  此时的杨玉芳躺在江苏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他受伤的部位和高志宏几近相同。护士从家里拿来了两条大尾金鱼放在他病床头。他看着鱼偷偷地哭,写了句诗:“鱼双水中游,人孤床上愁”。
 
  1980年夏,伤员们全部转回唐山本地进行治疗。躺在担架上下了火车的杨玉芳用厚棉被紧紧捂着自己的头,“一个年轻小伙子,瘫着回来了,这一辈子丢人不!”哪怕是和自己的亲姐姐,杨玉芳都不想说一句话。
 
  结婚 1981年,唐山市截瘫疗养院建成,收治地震截瘫伤员。1982年8月,高志宏终于被分配在了截瘫疗养院工作,杨玉芳比谁都高兴。
 
  “起初我没想结婚,一个瘫子还结什么婚?可我俩在一起,真的不容易,得敞敞亮亮地在一块儿。”1984年5月4日,杨玉芳和高志宏挑了五四青年节的日子,结婚了,他们成了唐山市第三对震后截瘫伤员结婚的新人。
 
  “她是干部家庭,又是能说能唱的大学生,要不是地震把我俩砸瘫了,我哪能高攀上她呀。”杨玉芳说,两个人刚结婚的时候,15平米的小屋里没有打扫、没贴喜字,家里最好的东西是一桶麦乳精,“和现在的奶粉差不多,我们舀一勺,兑着水喝。”
 
  32年过去,高志宏还留着杨玉芳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一根二尺长的铁丝钩子。“别小看这个钩子,有了它,坐着轮椅捞地上的东西、开关门都方便了不少。”高志宏说,只有截瘫的人懂截瘫的人。


本文来源;唐山新闻网http://www.ts0315.net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7-26  【打印此页】  【关闭